•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东盟新闻 > 内容:
  • 站内搜索:
  • 热点资讯
  • 更多服务中心
  •     出口退税
  •     物流报关
  •     国际快递
  •     政策法规
  • 更多>> 推荐产品
  •   东盟新闻
  • 印尼重新调查50年前屠杀华人事件 否定正式道歉可能性
    来源:中国-东盟商贸在线   点击:次    发布日期:2016-04-19 14:42:46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2014年第86届奥斯卡提名纪录片《我是杀人魔王》讲述了1965年9月30号,与中国隔海千里相望的印尼爆发了“20世纪最惨的集体谋杀”,数十万华人惨遭屠戮。
    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段被尘封50年的历史。缄口莫言了半个世纪的印尼政府,就在昨天,召开了为期两天的调研会,讨论这场发生在1965—1966年的排华屠杀事件。外媒称,这是印尼政府首次支持调查此事。
    据报道,这次活动由印尼安全部长潘查伊坦主持召开,受到印尼政府的支持,印尼检察总长、警察总长、司法部长都在会上露面。会上还邀请了当年屠杀事件的幸存者参加,也有被认为是惨案策划者的军方代表与会。事实上,近年来,不断有社会团体组织努力推动印尼政府揭开对这段血腥历史的“封印”,但迟迟未果,而就在这一次的研讨会上,印尼总统佐科最信任的顾问之一——印尼安全部长潘查伊坦也否定了正式道歉的可能性,他表示虽然印尼政府想解决这段“黑暗历史”,与过去握手言和,但不会向外界压力低头。不过即便如此,也有媒体感慨至少这次会议还是“史无前例”的!
    印尼突发事件又称“930”事件,发生在1965年9月30号,也被称为印尼军事政变。屠杀事件由6名印尼军官被捕触发,时任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的苏哈托将“政变责任”归咎于印尼共产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清共运动”,趁机获得了国家最高权力。在之后的不到一年之内,印尼的共产党员几乎是被赶尽杀绝。由于中国曾经参与援助苏加诺的印尼政府,导致大量华人被当作共产党员处决。学界分析,“930”事件导致的死亡人数大约50万人,至少有30万华人在“930”事件丧生。美国媒体则称,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有超过100万人被屠杀。
    虽然不少媒体用“史无前例”来形容这此会议,但正在雅加达的中国社科院亚太问题专家许利平观察,印尼国内有很多人一直要求公布当年的真相,这是大势所趋,但这仅仅是个开始。
    许利平介绍,那段非常惨无人道的历史,在印尼很多的老一辈的人心中是一个摸不去的阴影,特别是对于那些受害者来说,从60年代一直到现在,实际上在印尼国内有不少人一直希望对那场不幸的历史进行公开真相以及调查,给那些受害者一个公正的交代,这次研讨会实际上某种程上来说,满足了部分人要求对事件调查的需要,表明印尼1999年进入民主改革以来,进行了比较成功的政治转型,奠定了良性的政治框架。现在印尼国内经济处于良好上升态势,政治上保持稳定的环境。
    此前印尼政府一直对50年前的屠华事件讳莫如深,社会团体组织多年来也一直努力推动印尼政府揭开这段血腥历史的“封印”,展开正式调查并道歉,但响应者寥寥。许利平分析,这个事情在苏哈托政府时期发生,苏哈托倒台以后,后来的政府认为国内的政治根基不是很稳,处理这个事情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或者说对于他来说,风险也比较大。现在佐科政策某种程度上摆脱了传统政党的一些政治的阴影,对他来说没有太多政治上的包袱,所以这也就是佐科政府现在下决心启动这个调查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为何印尼政府反思检讨过去却不愿道歉?许利平指出:现任印尼政府想甩掉以往的历史包袱,但包括事件相关的保守势力影响尤在,诸多因素制造的阻力可想而知。印尼政府对那些受害者进行公开或者正式道歉的时机还远远没有到来,因为毕竟在那次事件中,那些策划者、参与者、相关的人现在都还在世,还有一些保守势力的人存在。
    另一个角度来看,印尼进行大屠杀调研证明当前印尼国内局势比较稳定,能对以前不堪回首的日子进行检讨,也体现中国和印尼关系的日渐成熟。许利平表示,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关于尘封多时的历史,从1999年代之后直到目前为止,包括印尼国内媒体在内不断就事件出现媒体报道、书籍出版、以及包括像《我是杀人魔王》这样电影纪录片的形式向世人公开真相。
    而谈及事件未来的影响以及中印尼关系的发展,许利平观察,这其中夹杂着复杂因素,因而是审慎的乐观。“因为毕竟这是一个突发的惨案,这个事情如果处理不好。特别是一些局外势力,比如说美国、日本等因素,毕竟在印尼他们的政治、经济影响非常大,而我们现在在‘带一路’背景下,推进跟印尼全方位的合作,有一些国家是不高高兴的,是不支持的,也是不愿意的。有可能会被有一些局外的势力来利用。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中国我个人认为还是要平静的对待、冷静的观察,对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交给印尼政府他们去做,我们不用去做更多的一些干预。”